Adullam小組 / 王星翔

寫這篇的時候我剛剛把眼淚擦乾而已。這種感動不知道從何說起,只能說原來一切早就安排好了。
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我從高三就一直想要去偏鄉做醫療服務。而我之前有時會納悶為什麼我選擇讀研究所?這真的說想要的嗎?我有在朝我的夢想前進嗎?
本來9月就已經要分配老師了,那時候我應該已經確定要做牙科材料的研究了,然而恰巧有同學認為9月就分老師開始實驗室會太累,所以我們延後了發佈。
在延後發佈的過程中我得知另一位老師有在做癌症的研究。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主題很吸引我,讓我會想不自覺的搜尋論文、查各種已知的治療方式與研究方法,我知道這是我有興趣的事。
但我知道癌症研究很多人做、也可能埋了5、6年仍然看不到成果。所以我不想要只是靠著自己的熱情在做決定。所以我開始問上帝癌症治療研究是不是我的使命?是不是上帝要我做的?還是只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興趣?
因此我昨天跟上帝說,如果這是上帝要我做的事,我要有對於癌友更多的憐憫與熱情。也請別人為我禱告的時候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提到「癌症」兩個字。以此作為我跟上帝之間的暗號。
今天在診所等病人時我在看YouTube ,看見了一位太太為自己口腔癌先生做的紀錄影片,看的時候明明不關我的事,但是我的眼淚一直不自覺流下來。以致於病人來時我只能先躲在廁所把臉洗乾淨再走出來看診⋯
而晚上我去找先知性繪畫為我禱告,想知道是我的個人感動,還是是上帝在呼召我,未來的5、6年我是否走在祂的計劃中?當同工為我禱告時,她完全不知情,但她畫出這張圖說到,「上帝要跟我說我正在朝上帝的計劃紅心前進」這時我心震了一下,想說她怎麼知道我在擔心前面方向的事?
我又繼續問她,如果現在隨便問上帝一個疾病,妳腦中會出現什麼?為了誤導她我隨便舉了青光眼、糖尿病、關節炎。
結果她寫下了「癌症」
這時我眼淚忍不住掉下來,因為我知道我找到了夢想與使命,我明白我可以在上帝的幫助下一起面對癌症治療,要為此揮灑我的青春埋在實驗室也值得。原來看似與一開始夢想無關的研究所,其實是上帝的安排,祂早計劃好了。
人們常常會問,如果上帝慈愛為什麼會有這些疾病?病人的痛苦祂沒看見嗎?
我要說,祂看見了,所以祂老早就計劃我、計劃許多很多其他人去做出改變了。
而祂也找你去你可以影響的領域做出改變了。